【呼呼女星-安心亚】【作者:shisu1235】   校园小说 
字数:224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万圣趴」会场的观众席中,在红床大会这种拥有极度阶层分明的组织中,观众席的位子当然也有所分别,而能在比较好的位子上的人非富即贵,而那些坐在特别包厢或是最前排的观众们,不是对大会有很大的贡献,就是大会中的派系头头。

  而现在在南面的三楼特别包厢中,一名一头灰色的长发、沈稳内敛的神情以及精实的体格的男子正从穿着女仆装的女性接待员手上黑色托盘中拿起调酒,微微地啜饮了一口,将调酒放回女仆接待生的托盘上:「再浓一点」

  「是的,主人」女仆接待生没有半点微词地向男子鞠躬致歉完,转身离开包厢。

  而在旁边穿着一袭金色亮片晚礼服、胸前开了一道深V和贴腿的裙摆让令人口水直流三千丈的姣好身材更加的惹人多看上好几眼的女子轻轻地笑了下,用手指弹了下男子的手臂:「不要对人家这么凶嘛,人家可是已经做第四杯来了,一句话都没有说」

  男子转头看向女子:「为什么我不能对她凶?而且我也没有」

  「还没有,是不会笑一个吗?或是跟他说声麻烦你之类的,我要是她,早就摔盘子了」

  「你要真的摔了,我就当场干死你!」男子露出一抹坏笑,说道。

  女子并没有感觉到害羞或是不好意思,反而娇媚地笑了下:「来啊,我看你要怎么干死我,别忘了,只有我是那个可以随call随到的喔,你的景岚可是不行的喔,剑大哥哥」

  天剑摸了摸女子的头:「瞧你这张嘴,可真是越来越伶俐了啊,小允,我最开始认识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女子,辜菀允,趴到天剑的肩膀上,那诱人的乳乳液香味瞬间冲向天剑,天剑结实的手也感觉到辜菀允的美乳压在自己的手臂上,辜菀允低声地在天剑耳边说:「那是因为你每次都要人家说一些奇怪的话,人家现在才会这么会说话」
  「喔呜,我倒不知道我要你说了些什么奇怪的话」天剑反问道。

  「喔呜干死我了……干死小允了……小允的母狗穴被插得好爽喔……母狗穴被天剑神剑弄的好舒服喔……要被干到昇天了……奶子又胀又热的……不要停干死小允……小允想被干一整天……」

  辜菀允边模仿着自己跟天剑做爱时发出的淫声浪语,边用手抚摸着天剑的胸膛。

  「应该不只这些吧」天剑不满足的说道。

  「天剑哥哥的神剑好大喔……天剑哥哥的神剑插的很深喔……小允的浪骚穴都要变成天剑哥哥的形状了啊……太爽了停不下来了……又要去了小允己经去到地狱了啊……小允最爱天剑哥哥了……」

  辜菀允应天剑要求,又继续用温言软语模仿着自己欢爱时发出的激情荡话,而辜菀允的手也轻轻地从天剑的胸膛滑到了天剑的裤头上,来回绕圈抚弄着天剑那根被称为「神剑」的肉棒,而在耳边的嘴,还不忘轻轻吐气着,天剑的身体开始躁动了起来。

  就在天剑想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忽然包厢的门开了,天剑转过头,想要爆发怒气的脸一见到走进来的人变瞬间软了下来,辜菀允也马上从天剑的身上离开,天剑站起身走去迎接走进来了男子,伸出手:「刘执行长,真是抱歉,没有到外头迎接您这样的贵宾」

  刘执行长摇摇头,跟天剑握手后,说:「不麻烦不麻烦,只是一点小事情而已,我是刚好来台湾听说大会在补办万圣趴,觉得好奇就想来看看,也没有通知谁」

  天剑向辜菀允看了一眼,只说辜菀允早已经站起身,竟可能的在穿着那件完全是有意调情的金箔晚礼服的状况下做出最为端庄的仪态。

  辜菀允微微地鞠躬说:「刘执行长」

  「刘执行长,请坐,不知道刘执行长想喝点什么呢?」天剑边带刘执行长到位子上,边问。

  「茶就可以了,真的不麻烦」刘执行长说着,坐了下来。

  「菀允,去准备全套的上等好茶来,别怠慢了」天剑看着辜菀允,说。
  「是,我这就去准备」辜菀允说完,欠了个身,转身走出包厢。

  辜菀允走出去后,天剑问:「不知道刘执行长目前为止对於这场活动,有什么指教呢?」

  「早听说在台湾这里有个叫做天剑的人,非常擅长策划这种深夜性质的活动,今天亲自到此一游,才真正开了我的眼界啊,完美的结合了最新科技、英雄以及万圣节角色扮演三种元素的一场活动,真的是令我感到惊叹不已啊」刘执行长笑着说。

  「不敢当不敢当,刘执行长的能力,可是全大会的人众所皆知的啊」

  「今年在我们香港那边的,为了庆祝珠港澳大桥的完工,除了把还在排母乳的Angelababy叫出来,也把熟女李嘉欣请来,本来要找个广东妹子,不过一时之间都没有办法,刚好李沁有空档,就把李沁给叫了出来」

  「阵容这么强大喔,不愧是刘执行长」

  「还不止这样子喔,也把因为两次大会活动中很活跃的李亚蒨给请了出来,同时也把在澳门的陈柔安也一并拉出来」

  「喔呜,这样实在太好了,香港今年的万圣会一定是盛况空前吧!」

  「还行,就是进帐2亿港币就是了」

  天剑一听见2亿港币,眼睛瞬间瞪大:「天剑真的是望尘莫及啊」

  刘执行长骄傲地笑了下,说:「对了,天剑,我来是有件事想跟你商讨一下」
  「刘执行长请说」

  「刚才那个扮演春丽的,叫做什么名字?」

  「他叫做张琼方,是三立新闻台的主播,被称为『主播界的林志玲』」天剑介绍完后,低声地又问:「刘执行长对他有兴趣吗?」

  「她受过调教吗?」刘执行长问。

  「是的」

  「为什么?」

  「据说是她老公因为开公司借钱周转而欠下大笔欠债,张琼方打算用身体还债」

  「还有很多要还的么?」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不过据说可能张琼方根本就还不完」

  「这样子啊,主播并不都不是笨蛋,应该早已经盘算过」

  天剑眨了眨眼:「刘执行长的意思是张琼方其实已经上瘾了」

  「我对他有兴趣」

  「关於这件事,天剑会去尽力疏通完成,一有消息立即通知刘执行长」
  刘执行长笑了笑。

  话说转身走出包厢的辜菀允嘟起嘴,走在走廊上时心想:「又来了个碍事的人,打坏我的兴致,剑大哥哥也真是的,老是用我的身体,说什么爱我一万年,结果三天两头都往那个该死的张景岚那头跑,张景岚不在我才有份,而且有时候还要跟另外两个人分,剑大哥哥真是讨厌,明明就是我是他的青梅竹马,结果心思都不在我身上」

  来到茶水间的门口时,辜菀允从门上的窗户看见在茶水间里除了在包厢被天剑退货的女仆接待员,还有三个男人,一个是调酒师,一个是总管,一个是接待生,而四个人现在全都是裸着身体在里面进行着激烈的群交着。

  「哇靠!瑶瑶是怎样齁?竟然在这里多人群交!」辜菀允心惊地想着。
  在茶水间中,虽然只有矮小的153公分高,却因为有着一张娃娃脸以及33E2333爆乳身材而在演艺圈中闯出属於自己一片天的郭书瑶如今正坐在白色的吧台上,双腿张开露出大概是被谁要求而刮掉黑色阴毛的白玉阴部,而调酒师那根充血过度的阴茎就这么插在郭书瑶的阴道中,一进一出的移动着,由於少了阴毛的阻隔,郭书瑶的阴部被非常直接的刺激,不论是调酒师的阴毛刺刺痒痒的挑逗,也包括了阴茎进出时胯下部位的撞击,郭书瑶变得异常的敏感。

  「喔喔喔呜呜喔呜呜呜呜呜……好好爽好爽好爽啊……痾痾恩哼恩哼哼停不下来的感觉啊……痾痾恩哼哼时在有够爽的啊……」

  郭书瑶被调酒师的阴茎抽插着,而总管则是挺着他的阳具,站在吧台旁边,让郭书瑶的右手握着他的阳具,前前后后地套弄着。

  总管的阳具上的纹路渐渐地被郭书瑶掌握,郭书瑶知道该怎么对总管的阳具进攻,但每当他想要进攻总管的阳具时,调酒师似乎都会知道,而就在那个时候就会变得很猛烈的抽插。

  「痾痾嗯哼天啊天啊……被顶到最里面被顶最里面了啊……痾恩哼好舒服好舒服痾痾痾痾哼哼哼乎……受不了受不了啊……啊啊喔恩哼哼……」

  而接待生呢,则是跪坐在吧台上,让郭书瑶的上半身有个倚靠点,当然接待生不是当个靠垫而已,而是边当靠垫边把双手从郭书瑶的肩膀滑下去,搓揉着郭书瑶的一对爆乳。

  「喔痾痾恩哼哼喔我的天啊……太爽太舒服了吧不行了不行了啊……瑶瑶会高潮会高潮的啊……痾恩哼我的天啊我的天啊……又顶到最里面来了啊……」
  换了一个姿势后,三个男人的位子也都变了,就在调酒师一下很大力的深插后,郭书瑶的头瞬间像后抬起,而接待生也是突然掐住郭书瑶的胸部,让郭书瑶更加高潮,调酒师将阴茎抽了出来,向后退,然而接待生将郭书瑶向前推了下,让郭书瑶双手撑在吧台上,呈现跪趴式,接着滑躺下去到郭书瑶的身体下方,总管则是来到吧台上,跪在郭书瑶的屁股后方,左手抓着郭书瑶的腰,右手扶正了他的阳具,接着缓缓地用龟头撑开了郭书瑶因为高潮而稍微颤抖着的阴唇。
  「呜呜呜呜呜呜呼呼呼呼呜呜呼呼呼呼呼……虎度虎度虎度虎度……组股组股的虎度呜呜呜呼呼呼呼……书胡书胡虎书胡屋恩恩恩恩哼哼哼哼……」

  调酒师把沾满了郭书瑶自己的淫水的阴茎往郭书瑶的嘴里塞,郭书瑶瞬间被调酒师的体味醺到神魂颠倒,又再加上郭书瑶的嘴被调酒师的阴茎塞成O字型,更让郭书瑶感觉到兴奋。

  「呼呼呼呜呜呜呼哼哼乎……努租努租虎数虎数吾督努租虎数……呜呼哼哼吐数吐数喔恩哼哼后哼组股组鼓……不玉亭序炉不玉亭序炉阿痾呜呜呜……」
  在郭书瑶身体下面的接待生更是连头都不用抬就可以轻松吸到郭书瑶的E奶,接待生的嘴用力吸吮着郭书瑶的左乳,手则是大力地搓揉着郭书瑶的右乳,似乎要把郭书瑶的奶捏到变形一样的大力,郭书瑶的腰不停的跳动着。

  「呜呼呜呼呜呼呜呼呜呼呼呼哼……做卢做卢做卢不欲停……吾虎苏胡吾虎苏胡吾虎苏胡阿痾呜呜呜……欲去欲去去噜噜噜噜呜哇呜嗯哼哼哼哼哼……」
  总管双手抓住郭书瑶的腰,阳具用力的一顶,郭书瑶整个人都往前冲,而调酒师的双手更是按压住郭书瑶的后脑勺,郭书瑶感觉到调酒师的阴茎前端几乎都已经插入了他的喉咙,而接待生则是双手用力捏住郭书瑶的乳房,并且把两边的前端都靠拢,用牙齿咬着郭书瑶因为受刺激更挺立的乳头。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三十秒,郭书瑶几乎快要晕过去的时候,接待生张开了嘴,放掉了郭书瑶的乳房、调酒师松开了手,郭书瑶能吐出阴茎、而在郭书瑶屁股后方的总管也双手一松,把阳具拔了出去,顿时失去一切依靠的郭书瑶,全身瘫软的向下沉。

  「呵呵呵好爽被填满的感觉好爽啊……痾恩哼哼我我还要啊……痾恩哼哼好爽好爽……爽死了啊啊……痾恩哼哼我的天啊我的天啊……」

  向下沉的郭书瑶因为过度高潮而暂时关不起来的阴道就这么直接吞没了接待生早已经快要喷精的老二,而郭书瑶这一吞,可真是吞到底了,不管是对郭书瑶自己而言,还是对接待生而言,都是底了,郭书瑶的最深处被接待生的老二用力顶到,而接待生的老二则是整根都被郭书瑶的阴道包覆住。

  「不要停不要停阿痾恩哼哼呜呜呜呜欲卢玉炉噜……组股组股的虎度虎度啊屋屋哼哼哼哼……屋屋屋哼哼虎属虎数预估除噜……」

  总管来到郭书瑶的面前,抓住了郭书瑶的头发,让郭书瑶的头抬起,接着就把郭书瑶的嘴当做阴道一样的把阳具插进去做前后摇摆,而且每一下都是插到里面。

  「铺股铺股铺股铺股呜呜呜呜虎苏胡……呜呜呜呜不赌不赌督古局……虎苏胡虎苏胡吐苏胡苏胡噜噜噜……哼哼哼屋屋屋屋……」

  而调酒师则是双腿跨站在郭书瑶的身体两侧,接着弯下身,猛力且完全不间断地用两个装满冰块且从外头就已经能感受到冰度的手摇罐狂打郭书瑶的屁股,郭书瑶又是感觉疼痛的灼热,又是感觉到手摇罐的冰凉,郭书瑶高潮的完全无法自己。

  「錊卢錊卢錊卢錊卢……吾欲吾欲吾欲吾欲痾痾痾痾痾痾……胡欲胡欲胡欲故都故都故都……数数数虎数屋屋屋屋屋屋……」

  调酒师、总管、接待生三人轮着操干郭书瑶,郭书瑶完全就像是沈浸且习惯在这种轮奸中的感觉,一点都没有感到抗拒,在门外的辜菀允看的是满脸通红,手上的自慰更是没有停过,左奶子更因为为了方便搓揉自爽而从晚礼服中掏了出来,乳头早已经像是阿兵哥一样的直挺挺地站着。

  郭书瑶跪在吧台上,双手握着各一根「蓝鸟」,而嘴里也含着一根,这样轮番口交,就是要让三名男子喷出精液来。

  而当三分精液喷出来时,门外的辜菀允也顺势高潮,淫水哗啦哗啦的喷了出来,辜菀允忍着不满足,先暂时离开了茶水间,先往更衣室去了。

  话说在万圣趴的前几天,在某一个摄影棚里,听见响亮的声音:「很好!对!就是这样子!来,看镜头这里,对对对,就是这样子,来给我一个性感到杀人的表情,还不够,对,就是要这样子,ONE、TWO、THREE,OK,再换一个姿势,很好,尽量把腿的曲线展现出来,喔呜,很好,来屁股抬高一点,对就是这样子,ONE、TWO、THREE、CUT!非常好,再三个POSE就可以结束啦,记住这个感觉,很好很好,来换!嘴唇稍微张开一点,眼睛轻轻闭上,头侧过去啊,很好!最后一个啦,放大绝出来了吧!击杀镜头!很好就是这样子!CUT!」

  摄影师一连串的喊话以及闪光灯猛闪和快门声连发,震的人有点头晕目眩的,但对於长年在这样的环境中身存的人来说,却是最习以为常不过的了,毕竟为了生存,每个人都是有失有得,失去的和得到的之间比例如果硬是要衡量,那可能就只是以金钱来估算,但所有人都知道并不是那么简单而已,尤其是在商场上,金钱或许才是那个最无法衡量的衡量标准,声誉、名声、关系、人缘、长相、背景、家世……等等种种因素,往往才是在商场上决定胜负的关键点。

  「不愧是已经在演艺圈待了很久的,和这样子的明星合作,既快又好,效率真是一极棒,随便一张都可以当作主打」摄影师看着萤幕上的一张张照片,由衷地发出讚叹。

  「是你的技术好,很会引导我啦」

  一个172公分高,三围34D2536,留着一头俏丽的短发,漂亮且带有一丝魅惑的五官与令人看了就血脉喷张的魔鬼身材、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香味的女子弯着深,跟着摄影师一起看着萤幕上的照片,说。

  「我也遇过一些怎么说怎么引导都听不太懂的感觉,而且还会抱怨我不会引导或是说我太凶之类的,尤其是最近的新人,个个都顶着什么宅男女神的称号,到处颐指气使的,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说,你要是能撑上三年再来耍大牌吧」摄影师边说边选了几张。

  「我也有听说一些人似乎仗着自己是宅男女神就到处摆高姿态,听说还惹了不少前辈生气的说,而且还有些开的价码高的很离谱」

  摄影师叹了一口气,说:「看来你也经历了不少事情吧,心亚」

  女子站了起来,伸了下懒腰,拉了拉筋,说:「演艺圈虽然看辈份,但更看重的是人气啊,要是人气够高,想在演艺圈呼风唤雨都不是不无可能的事情,不过想当年我安心亚刚入行的时候,风气还不至於这么样的败坏,这几年不知道怎么搞的,越来越不像话了」

  摄影师也站起身:「对了,心亚,等一下我们要去吃饭,你要不要跟着来啊?」
  安心亚摇摇头:「我不去了,这边摄影完,下面我还有要跑的行程,就不跟你们一起去吃了,虽然我知道你们之中有好几个吃货,不能跟你们一起去吃,实在太可惜了,下次再约我吧」

  离开摄影棚后,安心亚坐上保姆车,经纪人问:「他们没有约你一起去吃饭吗?」

  「有啊」安心亚喝了一口水,回答。

  「那你怎么没有去?已经没有行程了不是吗?里面不是有好几个吃货吗?跟着他们一起去吃,肯定能吃到好吃的」

  安心亚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吧,还是做点有用的事情,跟他们出去吃饭,肯定今晚不用睡了,那么多人,只有我一个女的,不用多说也知道他们会带我去哪里吃,然后吃什么」

  「那好吧,那现在要回家吗?」经纪人问。

  「送我去个地方吧」

  说着,安心亚将手机递给经纪人,上头是个地址,经纪人看了下,抬起头看向靠向椅背且将已被向后倒的安心亚。

  「你确定吗?」

  「顶着这样的妆去,正好而已」安心亚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了」

  保姆车来到安心亚指定的地址,经纪人轻轻的用手推了下睡着的安心亚,安心亚缓缓睁开眼睛,经纪人说:「到了」

  「是吗,化妆包给我一下,我还是稍微补点装好了」安心亚边说边让椅背回到原本的位子,从经纪人手上接过化妆包后,稍微补了点妆。

  「这样子如何?」安心亚转过头去,让经纪人看,问。

  「嗯,非常好」经纪人点点头。

  「那手机给我吧,我打个电话」

  安心亚播通电话后:「谢董,我是安心亚,我在门口了」

  挂掉电话后,安心亚说:「你们先回去吧,明天等我通知再来接我吧」
  「你自己小心一点」

  「放心吧,这不过是个例行公事而已,不用担心我」

  说完,安心亚下了车,走进一间看起来完全不起眼的公寓,经纪人看着安心亚走进公寓后,只是司机回去了。

  外表看似老旧的公寓,却让安心亚一走进去顿时惊讶万分,里头的装潢和设计完全都不是从外表可以想像的高级且充满了现代感,大概是和市政府的关系不错,应该不能装电梯的公寓却是装了台电梯,安心亚进入电梯后,只见里头是一个机器人电梯服务生,机器人服务生转过来,双手拿着一台平板,机器人说:「请将手放到上面」

  安心亚将手放到平板上,平板扫描了安心亚的手掌后,接着机器人说:「门要关上了,请小心」

  电梯门关上后,让安心亚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没有半点声音,就像是电梯没有动一样的快速来到三楼,门打开后,机器人说:「谢谢光临」

  安心亚小心翼翼地走出电梯,看向右边,是一扇木门,安心亚走了过去,敲了敲门,里头传来:「请进」

  安心亚走进去的同时,本来毫无表情的脸,立即切换成大家熟悉的安心亚表情。

  回到家的安心亚的经纪人,看着窗户,喃喃自语地说:「这次代言可以说真的是意想不到的结果啊,本来已经完全放弃了这次的希望,却因为新闻媒体的助攻,让这次的代言机会完全起死回生了,心亚好好打好这次的关系,下一次的代言就还会是我们的了」

  镜头再次切回老旧的公寓的三楼房间里,现在的画面或许在圈子外的人看来会相当的震惊,但在演艺圈里,可是相当的习以为常,可能就算经过,都不会多看一眼。

  只见安心亚只穿着一套火红色、肩带是雪白色且相当强调托高的胸罩以及一件火红色、边条为雪白色的C字裤在他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上,看似素面的胸罩,其实上头有雕镂着一把大扇子,而C字裤上则是雕镂出火焰的形状。

  安心亚跪趴在地上,而在安心亚身前有一张床垫,上头躺着一名光裸着身子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的龟棒子高高地站着,安心亚右手握着中年男子的肉棒,张开嘴亲吻着中年男子的龟头,发出声声「啵!啵!啵!」的声音。

  中年男子身体颤抖了一下,安心亚的嘴唇贴在龟头上,眼睛带笑意地看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喘着气说:「好爽!真的好爽!光是亲就好舒服了!」

  「那谢董,心亚会让你更爽的喔!」安心亚笑着回答。

  右手上下套弄,速度随心所欲的又快又慢的,毫无规则可言,安心亚非常有技巧地用手「按摩」中年男子的龟棒子,中年男子,谢董双拳紧紧握住,上下两排的牙齿还因为用力地忍耐着发出「喀!喀!喀!」的磨擦声。

  「谢董,我要吃你的大棒子了喔!」安心亚笑着说。

  「痾……痾……好……好……来吧!来吧!」谢董已经满头大汗了,他点了点头的回应安心亚,安心亚微微一笑,俯下身,张开嘴,先含住了谢懂的龟头。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爽好温暖的感觉喔……好温暖你的嘴吧好温暖喔……痾痾恩又好舒服喔……」

  谢董调适着他过於急切的呼吸,安心亚并没有进一步的往下吞,只是先在谢董的龟头上做动作,安心亚用舌头不停挑逗着谢董的龟头,有时还用舌尖攻击谢董龟头的龟口,每一次攻击龟口就像是活塞运动一样地快速来回点刺,谢董咬住了下嘴唇。

  「啊啊啊啊啊啊全部都被吃下去了啊……喔喔喔恩哼哼好热好热啊……好舒服痾痾痾噷哼哼……呜呜太舒服了……」

  安心亚头一下探,俏丽的短发稍稍飞了起来,就知道有多么的快又突然,这样的举动让特别喜欢让女生在床上驾驭自己的谢董爽的差点高潮。

  开始上下移动头,安心亚非常熟练地用嘴吹打谢懂的龟棒子,安心亚在刚才用手套弄谢董的龟棒子时就已经摸清了龟棒子上的经络,也已经测试过谢董的龟棒子在哪个点被刺激的时候,最容易有感觉有反应。

  「痾痾痾哼哼好爽好舒服喔……太刺激太刺激了这样子好刺激喔……痾痾恩哼哼屋好像要不行了……要不行了啊……」

  安心亚对谢董下了重招,不仅嘴上的功夫口技,还加上了手上的纯熟技术,有时嘴下探手就上移,有时嘴上升手也跟着下降,甚至还会唇贴龟头让舌头打转,手就握住龟棒子的棒身做旋转动作,口手搭配下谢董已经飞入九重天中,嘴巴大开,叫不出任何声音。

  「谢董!谢董!还好吗?」安心亚关心地问道。

  躺在床垫上的谢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点点头:「太舒服了!安心亚,你的技巧超级好的」

  「那我可以继续下了吗?今天心亚可是专门替谢董准备了很多很多的喔!」安心亚边说边用左手手指轻轻地在谢董的胸膛上画圈圈。

  「而且谢董你看」说着,安心亚一只脚站起,露出C字裤,安心亚用右手手指按了下自己的阴部,一滴淫水滴了出来,看的谢董双眼发直。

  「人家已经受不了了,好想要了,人家好想要谢董的大棒子了,心亚想要干谢董的大棒子啊!谢董,你说好不好?」

  「来……来吧……快点来……快点来干我……上次被你在办公室里操干……我回去一直忘不了啊……还想要更多更多的啊……」

  谢董求穴求干若飢若渴的神情让安心亚心中不由的发笑,但安心亚却没有忘记自己上次小瞧了谢懂的龟棒子而最后也失去理智的高潮的场景。

  「那心亚来了喔!」安心亚说着,脱下了C字裤。

  「喔呜喔呜呜呜呜……好爽好爽啊……心亚心亚心亚你的阴道好厉害好厉害喔……痾痾恩哼哼我的天啊我的天啊……好紧啊……」

  「痾痾哼哼痾呜呜呜……谢董你的大棒子好有精神喔……痾痾哼哼哼又大又壮的……骑起来好有感觉喔……呜呜呜呜呜太好骑了啊……」

  「心亚你心亚你啊啊啊啊啊……动得好快好快啊……呜痾呜痾呜痾呜痾好厉害好刺激啊……全部都被包覆住了啊……好紧又好热啊……」

  「谢董心亚好舒服好舒服喔……你看你看人家的胸部……呜痾痾痾痾痾呜甩得好大力喔好激烈啊啊……痾哼哼哼哼又更快了啊……」

  「好好好好好……我要奶子我要奶子打我的脸啊……喔喔恩哼哼哼心亚心亚的奶子好大好软喔心亚呜呜呜呜呜……被打的好舒服好爽啊」

  「停不下来了停不下来了啊……天啊天啊又变大了又变了啊……谢董谢董你的大棒子好强啊喔……心亚会太舒服的啊……我要换姿势了啊……」

  「哇哇哇哇哇哇太强了这强度太强了啊……痾痾恩哼哼受不了受不了啊……痾痾恩哼哼天啊……屁股好漂亮好漂亮啊……还好有弹性啊痾嗯哼哼哼……」
  「谢董谢董你你你你怎么这样子……不要用人家屁股啊……心亚会高潮的啊……喔恩哼哼骑的好爽干的好爽啊……谢董的大棒子心亚好爱啊……」

  「呜呜呜呜呜好像不行了我好像不行了啊……太美了太美了心亚的屁股太美了痾痾痾……上下操我也操得好美啊……我要去了我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心亚心亚心亚心亚心亚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要去了啊……痾痾痾痾时在太舒服了啊……我的天啊……大棒子大棒子的感觉好棒啊……要昇天了啊……喔喔恩哼……」

  安心亚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床垫上,谢董则是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点着一根菸,说:「心亚你的性爱技巧真的很棒,下一次我还会继续找你代言的」
  安心亚虽然想要回应,但却是连发出一个声音的力气都没有,谢董抽了一口,对着天花板吐了一口菸气,说:「噢,对了,这次这个建案是我透过大会的关系才得到的,大会说要我把我这次的代言人送去参加今年补办的万圣趴,我等下会让秘书把资料送到你的经纪人手上,不过你就先记着吧,礼拜六,在小巨蛋会有场万圣趴,大会那边会有专车去接你的,车牌是AXY- 0918,记着啊」
  在万圣趴的当天,安心亚在家里等着谢董说的专车,而就在车牌CCF- 0627的专车将张琼方载到小巨蛋后,安心亚的专车也立刻出发了。

  在专车上,安心亚双手抱胸,看着窗外,心想:「大会这次又准备了什么节目呢?是说郭书瑶这次闹出的风波,是不是其实算是逃过一劫呢?虽然参加大会的活动能提升身价和知名度,也可以赚到意想不到的关系,但要付出的代价向来都不少,至少我听说当年林志玲付出了可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代价」

  就在张琼方化身的春丽正向杀父仇人将军维加发起正面挑战的时候,安心亚已经来到小巨蛋并且被带到小巨蛋南边的隔间中,带着面具的接待生将红色的紧身衣交给安心亚之前,说:「请把全身的衣服都脱掉」

  「连胸罩跟内裤都要脱吗?」安心亚的问句,纯粹就只是发问,并没有像张琼方一样感觉疑惑或是惊讶。

  「是的」接待生点头,说。

  安心亚将红色的外套脱掉后,又把黑T和合身牛仔裤脱去后,姣好的身材虽还有着内衣内裤,却已经勾引的接待生感觉紧张,安心亚也感觉到了接待生的感觉,微微笑了下,边脱内衣内裤边走向接待生,低声地说:「如果你要,价钱可以商量喔!」

  接待生浑身打了个颤抖,赶忙将大会结合了最新科技特制的紧身衣推给安心亚,后退了一步后,声音发抖地交代道:「请换上衣服后,把化妆台上的隐形眼镜戴上」

  安心亚看接待生如此紧张,紧张到已经退到了门边,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丝骄傲,他对接待生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小巨蛋里东边的屏幕和北方的屏幕都在蓝白色相交的强力漩涡出现将张琼方、张景岚、维加和奥创吸进去后暗了下来,而就在安心亚戴上隐形眼镜暂定位子后,南边的屏幕上亮了起来。

  又短又布料少的鲜红色的浴衣穿在安心亚的身上,大概是为了呈现出原汁原味的感觉,安心亚感觉到浴衣里头放了特殊的内衬,有点水状的内衬一下子就变成了安心亚的胸部形状,并且将安心亚的D奶瞬间涨成了G奶,深邃的事业线就连安心亚自己低下头都感觉到一阵害羞,更别提那基本上一双脚全露的下半身,屁股如果动作大点可定是要外露的,安心亚虽然不是第一次穿这样令他自己害羞的衣服,但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穿起。

  而在屏幕中的安心亚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五感都提升了许多,一个风吹一阵草动都清清楚楚,而在黑夜中,只凭着远处的一点光芒就足以让安心亚辨别方向和自由地宛如没有阻碍地行走。

  「不知火舞,女忍者,是吧,不过我的任务又是什么啊?忍者不是都要接任务才会出来外面的吗?」安心亚心想。

  就在安心亚想着问题时,忽然他应该知道的前提剧情都涌入脑中,先是自己出生的不知火忍术流派被破门,后是自己的爷爷被残忍杀害,自己从外头赶回来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被分屍的状况,且在火海中无法找齐全屍,接着夜又是倖存着在嚥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告诉安心亚,他的情人安迪被抓走了。

  而同时他也弄清楚了自己现在在哪里了,他在一间酒馆的的屋顶上,而刚才已经凿出了一个洞,在洞的另一头,是号称这世界没有一个消息不知道的男人。
  安心亚俯下身子,将耳朵贴近洞口。

  「你们大家应该都听说了吧,不知火忍术流派被破门一事吧」

  「听说了听说了,这才要问你有什么消息呢」

  「其实我也还没有掌握太多的消息」

  「别卖关子,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吧,反正又没有人会听到」

  「对啊,你赶快说吧」

  「好吧,好吧,我说我说,你们应该都有听说这次的破门武器就是不知火忍术流派最熟悉也最拿手的火焰吧」

  「是啊,听说整个地方都烧焦了」

  「而且啊,连掌门人不知火半藏也没有逃过那场大火」

  「真的假的啊?连那老头都没有逃过」

  「可是他不是对火焰的技能相当拿手吗,对於火应该不陌生吧」

  「没错,理应是这样子的,但就连掌门人不知火半藏也没有逃出火海,你们说,这像不像是由内部反叛的感觉」

  「真的诶,被你这么一说,真的感觉就是内部反叛」

  在屋顶上的不知火舞听到内部反叛,大吃一惊,心想:「不会吧,我们不知火忍术流派对人很好的啊,而且就算真的是内部反叛,流派里又还有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做到这一点啊?除了我和安迪,还有谁?」

  从洞的另外一方又传来:「不过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所分析出来的,事情绝对不是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毕竟虽然贵为大门大派的不知火忍术流派,但真正有出息的,目前也只有两人,但那两人一个当时根本不在那边,另外一个更有目击者看到他已经被抓走了」

  「难道说,这是故意要让外人看起来是内部反叛的一场破门吗?」

  「与其说是一场被伪装的破门,应该更准确的说是一场精心策划过的具有宣告意味的谋杀案」

  「宣告意味?」

  「宣告什么啊?」

  「你们先想想,我们会称这种大火什么?」

  「火海」

  「除了火海,还有什么?」

  「火蛇」

  瞬间安静了几秒,让在屋顶上的安心亚好心急,但安心亚的心急是来自想要确认自己想的是不是正确的。

  「难道是大蛇?」

  「应该八九不离十是大蛇做的了」

  「大蛇跟我们不知火忍术流派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安心亚心里问着。

  「不过为什么大蛇要对不知火忍术流派出手呢?」

  「这就要扯到更远了,简单来说,不知火忍术流派其实从最早开始就是属於大蛇的一个重要夥伴或是说工具」

  「真的假的啊?」

  「你骗人的吧,不知火忍术流派可是出了名的好人好派诶」

  「你们先别急嘛,把我的消息听完吗,的确现在的不知火忍术流派让人无法想像很久以前是那个样子,但你们难道没有想过其他可能性吗?」

  「什么可能性?」

  「有可能是后来大蛇的力量薄弱了,不知火忍术流派为了生存下去做出了转型的选择,但如今大蛇又再次从地狱归来,却发现了不知火忍术流派已经不在是自己的党羽,所以就藉由对不知火忍术流派破门这件事向其他原本旧党羽的流派发出警告」

  「要是你们不归顺,下场就跟不知火忍术流派一样,是吗?」

  「是的」

  听到这里,安心亚心头震惊不已:「难道真的是跟他的一样,我不知火忍术流派以前是大蛇的党羽,不可能吧,爷爷从没有告诉过我啊」

  「哇靠!这种事情你竟然有知道,真的太神了吧!」

  「嘿嘿,神通不是在说假的,不过这件事呢,其实是有个人有代价的告诉我的」

  「有代价的告诉你?」

  安心亚听到,本来要起身离开又继续听,他想要知道是谁知道些事情已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听见酒馆里头,传来:「他要我替他抓住不知火忍术流派最后的传人,不知火舞」

  安心亚一听,倒抽了一口气,忽然他感觉自己趴着的屋顶传来断裂声,忍者的快速反应让安心亚立即跳起身,就在同一瞬间,屋顶瞬间坍塌了。

  安心亚落地后,看见一个带着灰色帽字,穿着灰色衣服的男子,正对着安心亚微笑,安心亚站起身,男子说:「要把你钓出来其实颇容易的,毕竟这件事攸关你那死无全屍的爷爷以及亲爱的安迪,不知火舞,你一定会知道要从我这边获取消息,要抓你,根本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啊」

  「哼!你这只爱说是非的走狗,就算你把我钓出来了,你又能怎么样?你确定你有办法抓住我吗?」说完,安心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男子后面,灰衣男子似乎这才意识到事情不是那么容易。

  灰衣男子一个转身,重拳挥出,却见安心亚一个轻轻侧身,就避过了灰衣男子的重拳,灰衣男子紧接着快腿踢起,然而安心亚却是一动也不动地站着,灰衣男子心想:「逮到你了!」

  然而就在灰衣男子的腿踢到安心亚身上时,安心亚却突然变成了一块石头掉到地面,就在灰衣男子男子纳闷时,他的肩被敲了敲,灰衣男子转过身看见安心亚一脸不屑的看着他,灰衣男子震惊之余,向后跳出一大段距离。

  「逃,倒是蛮快的嘛」安心亚嗤笑道。

  「哼,没那么简单的!看我的!」

  灰衣男子说完,举起旁边地板上的一颗巨大的实心装饰石头,接着灰衣男子双手一扔,巨石又快又猛地飞向了安心亚。

  「真是不死心啊」

  只听见安心亚随口一句,手上阖着的摺扇轻轻举起,左手在上头轻轻一抚,接着以扇为剑地一砍,巨石竟就以安心亚为中心点地裂成两半,两半的巨石摔落在安心亚两边,发出两声巨响:「砰!」

  灰衣男子不敢置信地看着安心亚,而就在这时安心亚突然打开了摺扇,接着将摺扇掷出,折扇快速且不停自转地在灰衣男子的脖子上画了一圈后回到安心亚手上,安心亚阖起摺扇,转过身,说:「你刚才只说对了一件事,不知火忍术流派中,有出习的,除了安迪,还有一个我」

  紧接着,灰衣男子的头向上暴冲而起,就像刚才的摺扇一样地自转,最后又完美地落在脖子上,但再次头颈再一起也只有一秒钟,头掉了下来。

  安心亚看向其他人:「还有人想上吗?」

  在看见灰衣男子的惨状后,没有一人敢上前挑战安心亚,安心亚点点头:「很好,那记着,刚才听到的不准说出去一个字」

  说完,安心亚一个纵身跳起,离开了酒馆。

  走在黑夜的街道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安心亚对於自己刚才的一切感到震惊,而就在此时,眼前突然出现一行字:在飞行的城市中,齐聚众人之力,为世除害,以最速忍者之名为门派洗白

  接着,一阵强风突起,吹动了安心亚如今成为不知火舞而有的一头黑长发,然而就在空气中,安心亚嗅到了危险。

  强风吹起了街道上的一只竹篮,安心亚转身看着竹篮飞起,而就在下一秒,三只手里剑冲破了竹篮底部,朝着安心亚飞去。

  只说安心亚身体向后一弯,三只手里剑飞过,就在安心亚刚起身,他又感觉到五个苦无快速地从身后飞来,安心亚左脚一跳,身体华丽地在空中转了一圈,同时避过了苦无的偷袭。

  安心亚站着,呈现戒备姿势,但安心亚一时之间还找不到伏兵藏在哪里,刚才的两次攻击太快,安心亚决定诱敌出来,他快速的往前跑,就在往前跑的时候,安心亚听见了从右后方传来细微的铁炼声,安心亚前脚本应该是脚跟着地,但却忽然变成了脚尖着地,再一个使劲,向右后方一个后空翻,随即转身再一跳,右手肘一击击碎抛出锁链的黑衣忍者的头盖骨。

  但安心亚却忽略了自己现在竟然在某一间平房的屋顶上,目标突然变得非常明显,在暗处的伏兵立即有了明确的攻击目标,苦无和手里剑马上都朝着安心亚发射去,同一时间安心亚也察觉到身后有名高举忍者刀的忍者杀来,安心亚眼见自己三面受敌,却是不急不焦,简单的一个结印,这次屋顶上的碎瓦片当作替身,安心亚则是快速绕道后面高举忍者刀的忍者身后,接着双手抓住忍者的衣服,向前一推,那名忍者瞬间变成了安心亚的人肉盾牌,红色的血从那名忍者的身上流出。

  而在安心亚感觉手里剑和苦无的攻击告一段落的瞬间,安心亚将人肉盾牌丢向一旁,接着结了一个印,吐出一口大火,大火直扑伏兵所在处,顿时街道上亮如天日。

  但就在安心亚以为解决了而放下了警备心的时候,忽然从后面和左右两边飞来四道锁炼,分别绑住了安心亚的四肢。

  接着一记重腿从后方踢来,让安心亚整个人趴倒在地,昏了过去了。

  当安心亚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搞在一个地窖中,四周围摆放着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篝火,安心亚站了起来,伸展了下身体,安心亚发现两个窈窕女郎站在门边,安心亚朝着门走去,从篝火的火光中,发现了那两名窈窕女郎竟是张琼方扮演的春丽以及张景岚化身的黑寡妇,安心亚一认出他们,连忙招手说:「喂!喂!你们也被抓了吗?」

  但就在安心亚靠近门边时,忽然张琼方的快腿踢来,幸好安心亚继承了不知火舞的忍者特长,就在张琼方那几乎看不到起脚的时间的刹那,向后跳出,但安心亚都还没站稳,张景岚的枪也射出了一发子弹,还在空中的安心亚眼看不对,一个吸气,将重心向下一沉,猛地向下坠,躲过了子弹。

  这时在安心亚的眼前显示了张琼方和张景岚两人都已经被控制的讯息,必须要救出他们一起对抗敌人的任务随之而来。

  「好身法!好身法!不愧是我看中的女忍者!」一个带有异国腔调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安心亚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只见一名黑人绑着雷鬼头,穿着一身忍者战甲,蹲在地窖的上樑,安心亚眼神锐利地看向那个黑人:「你为什么要抓我?」
  黑人身形俐落地跳了下来,走向安心亚:「我是来自巴西的巴西流忍术,班德拉斯,特别从巴西前来讨教、认识不知火忍术流派,不过当我来的时候,有个自称大蛇的男子告诉我一个更值得我做的,与其挑战分高低,不如两家和亲,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抱得美人归,还可以壮大我巴西流忍术一脉」

  安心亚不屑地看了班德拉斯一眼:「虽然身为忍者,但我对你这种行为感到不耻,要跟我求婚,还派了两个人在旁边待命,这是逼婚」

  「不愧是不知火忍术流派的传人」班德拉斯笑了笑,右手举起来挥了挥,从暗处走出了两名忍者。

  「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安心亚说。

  「NO!」班德拉斯双手抓头,大叫。

  班德拉斯的反应令安心亚有点意外,看起来要崩溃的班德拉斯突然换上凶恶的脸,说:「我不接受这个说词!我要你成为我们巴西流忍术一脉的人!你不愿意自己进来,我就要强迫你进来!」

  接着安心亚完全没有察觉到张琼方和张景岚的逼近,两女一人一边的架住了安心亚,而班德拉斯也在一瞬间冲向安心亚,双手齐伸出,安心亚以为是打腹部,立即运气护住腹部,却万万没有想到班德拉斯的手竟然是伸向安心亚的一对D奶,班德拉斯那双大大的手掌竟也没有办法掌握安心亚的D奶,班德拉斯的抓奶手,让安心亚不由自主叫出一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架着的安心亚完全无法抵抗,就这么样被班德拉斯不停地搓揉着奶子,虽是不甘,但却无可奈何,班德拉斯向上托安心亚的奶子,接着快速震动,一股不应该出现的感觉正渐渐侵袭安心亚的理智。

  「住手……给我住手……你这个大变态可恶可恶谁准你这样做的……锕锕恩哼哼哼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安心亚叫着,但班德拉斯却完全不当一回事,双手带着安心亚的奶子,各自向外画圆,转回起始点时,又再一次双手高速振动,不过安心亚感觉到的是比高速震动更加残酷的刺激,由於是带有点水状的内衬,不仅传递了班德拉斯双手高速振动的动力,更还有水波与里头支撑物晃动时产生的碰撞。

  「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让你好死的婀婀婀恩话哼哼哼哼哼……竟然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痾恩哼哼哼啊啊啊还不给我停下来……」
  安心亚五官皱在一起,嘴里虽一直嚷嚷着,但张开的红唇却也出卖了安心亚的话,头仰到后头,身体也开始微微的颤抖,班德拉斯的抓奶手完全让安心亚身体的浴火如篝火一般的燃烧着。

  班德拉斯双手离开安心亚的胸部,安心亚以为能休息了,垂下头喘气,却看见班德拉斯的膝盖顶在自己被分开的双腿中间,安心亚抬起头看向班德拉斯,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炸裂了开来,班德拉斯的膝盖磨蹭着安心亚的阴部,那是与手指头完全不同的触感。

  「住手住手你这个变态你这个变态……竟然用膝盖竟然用膝盖……痾痾恩哼哼翁呜呜呜呜呜呜……可恶可恶……我不要我不要……」

  班德拉斯的单脚耐力出奇地好,持续用另外一只脚的膝盖磨蹭安心亚的阴部,安心亚的阴部也随着时间开始有了反应,淫水渐渐地湿了白色的丁字裤。

  「看来有反应了!」班德拉斯说。

  接着,班德拉斯的手就伸进了安心亚的丁字裤中,安心亚双眼顿时瞪大,大叫:「阿阿阿阿阿痾痾嗯哼哼哼哼不要啊……痾痾痾恩哼哼哼可恶可恶给我住手给我住手啊……痾痾痾哼哼哼不要弄不要弄了啊痾恩哼哼哼……」

  班德拉斯的三根手指头直接插进安心亚的淫穴中,进出不只快且精准地刺激安心亚的淫穴内部的突起物,安心亚身体的颤抖更加的猛烈了。

  而这时另外两名忍者上前,一人一手的抓住安心亚的胸部,安心亚惊恐的看着那两名忍者,那两名忍者可以说是同时将安心亚的浴衣拉下来,两粒D奶瞬间弹了出来,乳头更已经站直,就在安心亚还没来得及大叫,两名忍者又再一次同步地吸住安心亚的奶头,像是触电一样,安心亚整个人因为踮起脚尖而向上窜升。
  「痾嗯哼不要不要啊……停下来停下来啊……我不要我不要痾痾恩哼哼屋屋我不要了啊……屋屋哼哼哼哼痾住手好痛好痛啊……」

  两名忍者加上了手搓揉安心亚的乳房,而且不管是力道和动作,就像是左右对称一样地没有任何一点区别,安心亚的乳房上留下了两名忍者的手印,同时班德拉斯的手指头也更厉害的刺激着安心亚,在安心亚的淫穴中打开,手指打开的瞬间,安心亚一种痛心裂腑的痛楚冲上脑门。

  「痾恩哼哼哼哼呜呜呜呜呜呜……呼痾嗯哼不行了不行了啊……要不行了……受不了受不了了啊痾恩哼哼哼哼……」

  安心亚忽然对着天花板大叫一声,身体向后一弯,从那被班德拉斯剧烈刺激的淫穴里喷出了透明无色的淫水。

  安心亚跪趴在地上,嘴变成了一个圆圈,正被班德拉斯的雷鬼棒前后操着,而双手则是各自握着两名忍者的阳具,而张琼方则是躺在安心亚的下方,双手加上嘴的玩弄安心亚垂下来的胸部,张景岚在安心亚的后面,双手扒开安心亚的屁股,对着安心亚的屁眼和阴道进行舔舐。

  「呜呜呜呜呜淤淤淤淤淤淤淤……不玉不玉屋哼哼哼哼哼哼哼……书土书土不徐不徐噜……玉炉郁渠故渠故噜呜呜呜哼哼痾痾痾痾痾……」

  班德拉斯双手按住安心亚的头,快速的前后摆动自己的腰,让雷鬼棒前后进出安心亚的嘴,安心亚双眼直翻白眼,再加上来自下面张琼方对安心亚的奶子和乳头一下揉捏一下子拈拉一下子咬啮以及张景岚在后面舌头有时如海浪拍岸声有时如蜻蜓点水有时如蝴蝶採花蜜的挑逗,安心亚的理智已经少得可怜。

  两名忍者控制安心亚的手,让安心亚的手不仅能顺利且按照他们的喜好做出打枪的手势和速度,更让安心亚的手掌感觉到阳具上的温度,对於一个已经渐渐在发情的女子来说,阳具上的温度是一个非常好的催情剂。

  「不徐了不徐了……猪的玉不徐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屋屋屋哼哼哼屋屋屋屋哼哼哼数不旅属步履噜……痾痾恩哼哼哼哼哼……」

  安心亚趴倒在地上,班德拉斯蹲着问:「怎么样?要不要嫁给我呢?」
  安心亚抬起头:「小人,有本事接受我的挑战,要是你赢了,就是你的,但要是输了,就要听我的」「倒是很有个性,我就接受你的挑战!」

  安心亚撑起身子:「你躺下」

  「这么直接喔,看来我以后有得享受的了!」

  班德拉斯躺下来,那跟雷鬼棒又高又挺,上头还有像雷鬼头一样的纹路,安心亚说实在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驾驭这根雷鬼棒,但眼下就只剩下这个办法可以用了。

  右手握住班德拉斯的雷鬼棒,接着缓缓地让自己的淫穴吃入雷鬼棒,而一被插进去,安心亚就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后悔感,虽有几处突起,但安心亚的淫穴内部相对来说相当的平滑,而换言之,对於班德拉斯的雷鬼棒上头的纹路,安心亚会有相当直接的感觉。

  「我要开始啰,先高潮的就算输」安心亚说。

  「好啊,反正一定会是我赢的」班德拉斯无所谓地,说。

  「阿阿阿呜呜呜哼哼哼哼……好爽好爽可恶可恶你的肉棒好有感觉啊……痾痾恩哼哼哼屋哼哼啊啊啊……太有感觉了太有感觉了……啊啊啊痾哼哼哼哼……」
  「痾痾痾痾痾你的淫穴缩张的也很厉害……痾痾痾吸的好紧……我太小看你了实在太小看你了……痾痾恩哼哼我一定会忍住的……」

  只说安心亚双手撑在班德拉斯的胸前,25吋的腰快速的动着,而且因为手的姿势,安心亚的乳沟就更加的深邃,再加上安心亚本身性爱的经验丰富,班德拉斯一点都没有佔到任何的便宜,而且跟预期的完全不一样,这可以算是一场五五波的对决。

  「喔呜喔呜喔好厉害好厉害……这样子动太厉害了……没什么人会这样这么厉害的技巧啊……痾痾恩哼哼哼哼一直刺激我的棒子……啊啊啊啊啊啊……」
  「可恶可恶我不会输的我绝对会让你先高潮的……阿阿阿阿你的棒子你的肉棒刺到我的最深处了啊……啊啊锕我的天啊我的天啊……感觉又来了啊……」
  安心亚边上下动着边转身,安心亚抓起班德拉斯的腿,接着让班德拉斯完全来不及反应地将班德拉斯的腿拉了起来,安心亚也趁势站起来。

  「你想做什么……啊呜呜呜呜呜天啊……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呜痾痾痾痾这样干……完了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痾哼哼哼……」

  安心亚用双手操控班德拉斯的腿以及雷鬼棒进出安心亚自己淫穴的深浅强弱快慢,同时还让口水滴下去,刺激班德拉斯纳灼热烧烫的雷鬼棒和睾丸。

  「痾痾痾哼哼哼犯规犯规啊……可恶可恶啊阿痾嗯哼哼好……好舒服好舒服太刺激了啊……痾恩哼哼不知火舞……你痾痾痾啊啊啊啊……」

  忽然安心亚又再次变换策略,单手抱住班德拉斯的双腿,改成安心亚自己的腰来摆动,同时安心亚弯下身,用舌头舔弄班德拉斯的屁眼,班德拉斯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啊……痾痾痾哼哼天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受不了受不了了啊痾恩哼哼哼哼……啊太爽太爽了啊太爽了啊……要去了……」

  安心亚感觉到班德拉斯的雷鬼棒突然巨大膨胀,安心亚立即松开手,让班德拉斯的雷鬼棒脱离自己的淫穴,但还是稍微晚了一点,雷鬼棒刚离开安心亚的淫穴就喷发出的量的精液,有许多都喷在安心亚的下体上。

  「是我赢了」安心亚说。

  班德拉斯有点不服气,但明摆着这场性爱决斗是他输了,班德拉斯坐起身子:「没想到被你干会么爽,你真的好痴女喔」

  「哼!」

  「好吧,你要我做什么?」

  安心亚指了指张琼方和张景岚:「先把他们解除你的控制吧」

  班德拉斯点点头,念了下咒语,张琼方和张景岚的都突然大叫:「人呢!人呢!」

  张琼方发现班德拉斯,上前就是一踢,踢的安德拉斯向后飞出,张景岚则是拿枪对准了班德拉斯的头,这时安心亚用手压下张景岚的枪,张景岚抬起头,瞪向安心亚,安心亚说:「我还要事情要用上他,而且是我把你们从控制中救出来的,先听我的」

  张景岚看向班德拉斯一眼后,对着班德拉斯旁边的墙壁开了一枪后,转身离开,安心亚说:「好啦,我又救你一命了,现在我要你带我去个地方」

  「哪里?」

  「我要你带我去找大蛇」

  在小巨蛋的二楼,郭书瑶趴在二楼的走廊栏杆上,两粒巨乳掉在外头,左手撑着头,喃喃自语:「真倒霉,今天本来在下面的应该是我,结果就因为我以前为了红去那边的关系,结果搞得我现在竟然只能被叫来当服务生」

  看着屏幕上的安心亚,郭书瑶叹了一口气:「不过也许这样子也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干成这样子,总是不那么好,而且神知道在那个房间中又是什么,是不是真的跟屏幕上一样,真的在被操呢?不过总感觉好奇怪,我记得安心亚不是那么S的啊,我听一些前辈说过,安心亚其实很M的说,为什么他今天表现得那么的S啊?」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有什么烦恼吗?我可以帮你解决一切喔」
  郭书瑶转了过去,看向熟悉的男子走了过来,看起来是个道貌岸然的男子,但郭书瑶看见的却是一个利用关系来排解一切问题然后骗财骗色的男子。

  「师父」郭书瑶说。

  男子来到郭书瑶旁边,顺手摸了下郭书瑶的巨乳,郭书瑶却一点都不抗拒,就像是早已经被摸习惯一样。

  「不来我的包厢吗?」

  郭书瑶摇摇头。

  「也是,穿成这个样子,看来这次委屈你当服务生了」

  「师父,没有关系的,反正我不缺这么一次,路还很长的,就让这个安心亚多开心一些时候好了」郭书瑶淡淡地说。

  屏幕上的场景来到一间城堡内,安心亚、张琼方以及张景岚双手被绑着,班德拉斯领着五名忍者将三女带到城堡内,只见一名灰色头发,裸着结实且肌肉分明的上半身、穿着一条白色裤子的男子坐在一张铁椅上,铁椅后头雕刻着无数条蛇。

  但令张琼方和张景岚诧异的是,在灰发男子左右两边,竟然还有各一张椅子,左边坐着红色军装的将军维加,右边则是机器人奥创。

  「大蛇大人,人我带到了」班德拉斯说。

  「班德拉斯,想不到你初来乍到,就这么有能力,虽然只是个愚蠢的人类,但表现得算是相当不错」灰发男子,大蛇说。

  「大蛇,想不到你这个手下挺能干的,连春丽也带来了」维加说。

  「黑寡妇,你终究还是逃不过啊」奥创冷笑地看着张景岚,道。

  大蛇站了起来,走到安心亚面前,抓起安心亚的头发,说:「真是的,费了我不少劲才烧光的,竟然还有余孽」

  「你倒是诚实直接承认是你放火的」安心亚咬牙切齿,说。

  「难道你这一个愚蠢的人类能做到什么吗?」大蛇不屑地问。

  安心亚突然口吐大火,直接烧向大蛇,同一时间,双手挣脱束缚,接着双手齐拍出,拍在大蛇的腹部上,大蛇整个人都拍飞,安心亚接着一个回旋踢,踢在大蛇着火的下巴,大蛇虽是摀着脸,却仍被安心亚的脚给踢了起来,安心亚拿起摺扇,纵身一跳,那宛如夜空中点点星火的影子即闪而过,无影无踪的快速,摺扇化作利刃,割过大蛇的身体,同一时间加乘火之忍术,火扇过处,无不留疤,回到原处的安心亚蓄力於右手,怒吼一声:「为我不知火忍术流派,偿命来!」
  炙热的火拳打出,沧海瞬间蒸发殆尽,烈狱的火焰烧得更是猛烈,大蛇向后滑到座位前。

  而在安心亚身后的张琼方和张景岚也一下子就挣脱了手上的束缚,张琼方和张景岚站到安心亚身边,张琼方指着维加说:「准备好受死吧!」

  维加站起身,看着张琼方,而张景岚则是没有第二句话,便是朝着奥创开枪,但就在子弹飞过摀着脸大蛇的身边时,忽然大蛇大吼了一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巨大的气场爆炸,整座城堡也为之撼动、出现裂缝,维加双手抱胸,白色的披风整个飞扬了起来,而奥创则是开启推进器维持平衡,三女各自用手挡住风,班德拉斯也是勉勉强强地站着,其余的五名忍者都因为器厂爆炸而飞出。
  「可恨啊!你这个愚蠢的人类!」

  只听见大蛇怒吼了一声,接着大蛇的右手以人眼跟不上的速度出现在安心亚面前,单手按住安心亚的头,接着用力一压,安心亚还来不及出声音,便是一口鲜血喷出,就在安心亚还没搞清楚状况时,自己又从地上被抓了起来,大蛇的左脚竟变长,脚背踢在安心亚右腰部上,安心亚在一口鲜血,大蛇忽然将身体往非人类的长手臂靠过去,用头狠狠地撞在安心亚的额头上,安心亚整个人飞到了门口,卡在地上,动弹不得。

  在一旁的班德拉斯看的是心惊胆颤,但就在他想要转身逃跑时,却被抓住了,大蛇那如蛇一般又长又软的左手像蛇嘴一样紧紧扣住了他的肩膀。

  班德拉斯低下头,看见大蛇的头竟然出现在眼前,大蛇已经失去了所有理性,只剩下残杀的欲望:「献出你的血吧!」

  说完,张开嘴,咬破班德拉斯的咽喉,直到班德拉斯变成枯屍才松开回到身体上。

  大蛇来到安心亚的身边:「身为不知火忍术流派的余孽和愚蠢的人类,你竟然对着我喷火和打了我这么多下,准备好接受比死还要恐怖的酷刑了吗?」
  「我不会认输的!」安心亚瞪着大蛇,说。

  大蛇稍微将双手抬起来,十根手指头就像是外星触手一样有了生命力一样,缠绕住安心亚的一对丰胸,而且上头还有像乌贼一样的吸盘,吸盘的收放之间,安心亚感觉到剧烈且直接的刺激。

  「痾痾痾痾痾痾你给我住手啊……痾恩哼哼哼屋屋屋……住手……我不会放过你我觉对会杀了你的……我啊啊啊啊恩哼住手……」

  大蛇双手举了起来,也把安心亚给带了起来,悬空的安心亚双腿不断踢动、挣扎着,大蛇把安心亚举到神秘三角洲正好与他的嘴同一个高度,大蛇吐出舌头,长长的舌头直接攻向安心亚的三角洲。

  「阿阿阿阿阿阿不要不要啊……痾痾恩哼哼你这个怪物你这个变态怪物……啊给我停下来啊啊痾痾哼哼哼……不行了不行了啊……」

  大蛇的身体让安心亚完全无法想像的恐怖,大蛇将舌头收回后,竟然从腰部长出另外一对外星触手,这一双触手缠绕着安心亚的双腿后,强制让安心亚的下半身变成M字状,接着又从肩膀长出另外一对外星触手,这一对则是将安心亚的双手固定成一直线在头上。

  一根又长又韧性十足的巨蟒屌「唰!」的一声撑破了大蛇的白裤子,直接冲向安心亚的淫穴,巨蟒屌插进安心亚的淫穴的瞬间,安心亚张开嘴大叫出声音:「不要不不要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会坏掉的啊痾痾痾恩哼哼哼哼哼要死了要死了啊……痾痾哼哼哼哼救命救命啊……不要不要这样子动不要这样子啊……」
  只说大蛇根本身体都不用动,光光是用他自己的巨蟒屌做伸缩就让安心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性爱感受,巨蟒屌的每一下伸缩,都是将安心亚的淫穴撑到最大,甚至比安心亚承受的更大,安心亚此时不仅从淫穴中喷出淫水,更流出宛如被开苞的处女血,也许就某种程度来说,安心亚的确对於大蛇来说是一个处女。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痾痾恩哼哼……要死人了要死人了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快受不了真的要受不了了啊……」

  大蛇一个大力撞击,安心亚瞬间猛烈高潮到瞬间痉挛了将近一百下。

  大蛇将所有触手都收回,只留下巨蟒屌在安心亚的淫穴中,躺下的大蛇说:「我让你有机会打败我,不过要是你做不倒,就等死吧!」

  安心亚虽是猛烈的高潮,但由於高潮来得太快,理智尚未全部消失,安心亚立即接受了大蛇的挑战,弯下身,跟大蛇接吻,且用手对着大蛇牠的乳头进行抚弄,大蛇感觉到安心亚那对34D的巨乳压在自己的身上,以及安心亚熟练的吻技和手技,还有那迷人的体香,大蛇竟也一时之间陷入安心亚的迷魂中。

  安心亚的腰也跟着上下摆动,36吋的美臀撞击在大蛇的身体上,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安心亚的巧舌与大蛇异常滑润的舌头搅和在一起,唾液之间的流窜,更是频繁。

  「嗯嗯嗯嗯嗯嗯好大好有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