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07)【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校园小说 
字数:56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儿子的秘密

  张玉萍回到家中,推开儿子陈阳的书房,本以为他会在家,却还是空荡荡的没有人。

  张玉萍和儿子陈阳冷战了几天了,越来越觉得有些心寒。

  自己的亲生儿子就是因为同学的闲言碎语而跟自己冷战,成天待在姑姑陈佳的家中,难不成自己的家还不够外面温暖?

  陈阳在张玉萍的眼中一直以来都是听话温顺的好孩子,这两天的极度反常让张玉萍对陈阳有了更深的疼爱之心,就像那句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儿子离开两三天才知道要去好好疼爱他。

  张玉萍开始有些想念儿子陈阳,想到他每次放心在家的时候,两人因学术上面的问题而各执一见,斗得非常欢乐,现在,这两天晚上,自己都是一人,想想真的很冷清。

  张玉萍推开儿子的房间,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虽然儿子陈阳这两天不在家里住,但张玉萍每天还是会打扫儿子的房间。

  张玉萍躺在儿子陈阳的床上,紧紧的,感受着儿子在时的温暖。

  渐渐的,不知为何,张玉萍突然感觉怎么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传来,而且这个味道自己还是非常的熟悉。

  「难道是没有打开窗户通风的原因?」张玉萍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忽然阳台上的垃圾桶引起了张玉萍强烈的兴趣。

  垃圾桶本来是放在阳台上每次上学之前儿子陈阳都会自觉的将垃圾带到楼下垃圾站去。里面一团团的卫生纸有很多,几乎整个垃圾桶里面都被卫生纸覆盖了,这让张玉萍感觉非常的奇怪。

  张玉萍走近一看,卫生纸上面都有着淡黄色的遗迹,而且离的近还有一股扑鼻的腥臭味,与这种液体打交道太多次了,张玉萍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这里面竟然全是儿子陈阳擦拭精液的卫生纸。

  张玉萍知道青春期的男女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这种事虽说是正常的,但她唯独就认为自己的儿子不会做这种事,没想到自己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

  张玉萍将垃圾袋打了个结,准备等下次出门一起带出去。张玉萍提起垃圾袋,正要离开房间,床边边一团卫生纸又一次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孩子怎么丢的到处都是啊?」张玉萍走过去,捡起卫生纸,和刚刚垃圾桶里面一样,是淡黄色的液体遗迹,这团卫生纸被张玉萍捡起,接下来,一个让她大跌眼镜的黄色衣角出现了。

  床底下面,刚刚这团卫生纸的背面,居然是一条黄色内裤,而且怎么看怎么眼熟。

  一个可怕的念头瞬时出现在张玉萍的脑海里,这分明就是前几天自己怎么都没有找到的内裤,怎么会出现在儿子的床底?

  张玉萍拿起内裤,一条很明显的遗迹从上面显露出来,天呐,是精液,儿子居然拿着自己的内裤手淫还将精液射在内裤上。

  张玉萍怎么也不敢相信,她宁愿相信这是大风刮到儿子的床底下的,但事实摆在面前,又岂能让她不相信呢。

  张玉萍的脑海里突然幻想出一幅儿子拿着自己内裤手淫的画面,自己的内裤被儿子套在他的肉棒上来回的摩擦,然后兴奋,然后射精。想到这里,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袭遍全身。

  张玉萍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看到自己内裤上儿子的精液,自己居然兴奋了?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念头。

  张玉萍赶紧退出了儿子陈阳的房间,关好门,随即拿起电话给小姑陈佳拨了过去。

  张玉萍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现在儿子的情况,她决定无论如何得把他叫回来好好谈谈关于这个事,如果选择遗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来儿子还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她也说不准。

  可是,张玉萍一连拨了三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小姑陈佳是一个勤快能干的全职家庭妇女,这个点按道理来讲应该是晚餐的准备时间,没道理不在家啊。
  出于急迫要将儿子带回家中,张玉萍挎起包包匆匆出门,她要亲自去小姑陈佳的家中一趟。

  陈佳是陈阳的小姑,即是张玉萍的小姨子,陈佳与张玉萍的老公陈天华是亲兄妹,两人年龄相隔有三四岁,与张玉萍相比比她还要小上一两岁。

  今年四十四岁的陈佳与张玉萍一样,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美丽的熟妇,无论是从外表还是与她举手投足间都看不出来是四十好几的女人,而且两人都是酷爱美容、保养皮肤,这应该是像她们这样富贵有钱女人的一个共同嗜好。

  陈佳的老公宋少杰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富二代,其父亲的房地产集团资金实力无比雄厚,因为年龄大的原因,加上心脏不好,其父亲早在三年前就退休了,宋少杰理所当然的继承了父亲庞大的房地产集团,所以宋少杰与陈天华两人都是事业忙人。

  陈佳与宋少杰还有一个儿子,由于宋少杰是个富二代,所以结婚比较早,陈佳嫁给他二十岁的时候就生了个儿子,叫宋小峰,今年二十四岁,宋少杰出资在市里给他开了个酒店由他自己管理。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国外读书。

  张玉萍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来到陈佳所住的小区,陈佳的家也是在市里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与张玉萍家仅只有三条街道的距离。

  张玉萍不是第一次来小姨子陈佳的家中,相反是经常来,因为两个都是寂寞空虚的女人,自己还好点,有儿子陈阳在身边,而陈佳就更惨了,儿子宋小峰管理酒店很少回家,女儿在国外读书,常年不在身边,老公宋少杰忙的昏头转向,更加的很少回家了。

  由于两人相互常临对方的家中,又是姑嫂,所以张玉萍有陈佳家中的钥匙,陈佳也有张玉萍家的钥匙,出于礼貌与尊重,张玉萍还是按下了陈佳家中的门铃。
  很奇怪,按下门铃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张玉萍再次掏出手机给陈佳拨了个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

  「难道是出门了没在家?那儿子这么晚了会去哪里了呢?」张玉萍掏出陈佳家中的钥匙,打开了陈佳家中的门。

  门旁的鞋架上,赫然的摆放着儿子陈阳的那双耐克运动鞋和陈佳家中常备的拖鞋,陈阳这两天没有回家换鞋,只穿着这双耐克运动鞋,而现在这双运动鞋就摆放在陈佳家中的鞋架上,很明显陈阳是在小姑陈佳的家里,那为什么听到了门铃声不开门?

  张玉萍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走了进去,看到儿子陈阳的外套也挂在客厅的衣架上,张玉萍更能确定儿子陈阳在屋里,难道是知道自己来了,故意躲避自己的原因吗?

  张玉萍在客厅里转了转,又来到陈佳家里一间客房,这是自己每次来都会住的房间,而且陈阳来的时候也是每次都安排在这个房间住。

  张玉萍正要推门而进,房间内突然传出一阵微弱的女人呻吟声,张玉萍感到非常的吃惊,耳边贴在门上更近了。

  「啊……好爽……阳阳插的姑妈小穴里面真是好舒服啊……啊……」陈佳熟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此时的张玉萍犹如晴空霹雳,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里面听到这段因乱不堪的话语。

  这分明就是阳阳姑妈的叫床声,而叫的对象居然是自己儿子陈阳。

  「姑妈,舒服吗?」接着儿子陈阳的声音也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舒服,阳阳真厉害,搞得姑妈又要丢了……啊……好深……啊……你好坏……你又碰到姑妈的子宫了……」陈佳兴奋的声音又从房间里传传了出来。
  张玉萍再也欺骗不了自己,她已经证实自己儿子与他的姑妈陈佳两人正在房内做着乱伦之事,从声音可以听出两人此时干得不可开交。

  张玉萍现在终于理解了自己打几个电话陈佳都没接的原因,原来是正享受着儿子陈阳的大肉棒。

  张玉萍不敢贸然推门而入,她却只是将房门轻轻的推试了一番,令她再次感到吃惊的是房门居然没被反锁,而且还被她推开了一条小缝隙。

  从小缝隙里看去,两条赤裸裸的身子缠绵在一起,儿子陈阳趴在陈佳的上面,抓着陈佳胸部的一对白嫩的乳房,下身正卖力的挺动着屁股抽插着。张玉萍第一次看到儿子长大后的裸体,居然是如此的健硕。

  陈佳两条如春藕般白嫩的手臂缠绕在陈阳的脖子上,用力的扭动着下体迎合着陈阳的抽插,张玉萍从缝隙中看到陈佳脸上那淫荡的表情,是女人沉浸在性爱中的那种舒服、享受的表情。

  张玉萍突然觉得很是兴奋,身体也开始一阵熊熊的欲火燃烧了起来,娴熟端庄的脸上已经红的像一颗诱人的苹果。

  张玉萍看着房里陈佳与陈阳两人激情的性爱,自己的双手也渐渐的有些不由自主的在身上开始抚摸了起来。

  张玉萍双手伸到了胸前,隔着外衣与里面的胸罩抓着自己的乳房开始揉搓,接着又伸出一只手插入到裤子里面,内裤此时被下面阴户兴奋的而溢出的淫水湿透了,张玉萍伸出手指放在阴户里面开始拨弄了起来,另一只手隔着衣服与胸罩好像揉搓的还不过隐,手也伸进了上衣里,将上衣和文胸慢慢的推了上去,真实的揉着自己的大奶子,时而拨弄着乳头,时而的又揉搓着……

  此时陈阳和陈佳两人已经交换了体位,陈佳骑在陈阳的上面,腰部在陈阳的胯下摇晃的很是厉害,嘴里发出的叫声也是淫乱不堪,「啊……爽死了……阳阳好棒……插得好深……啊……好舒服……」

  「姑妈,我要吃你的奶……」陈阳昂躺在床上,看着他姑妈胸部两只乳房随着她腰部的摇晃,也随着上下左右摇晃着,在她的胸部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就忍不住的对她说。

  「好,姑姑给你吃奶。」说着陈佳将身子趴了下来,双手挤着她那胸部两只白嫩的乳房,陈阳也是抬起头,一口咬上了陈佳的乳房。

  慢慢的,陈阳坐了起来,抱着小姑陈佳,两人都坐立着,下体却依然紧紧的黏在一起。

  陈佳两条白嫩的圆滑玉臂搭在了陈阳又肩膀上,使劲的摇晃着她那两片白嫩的丰臀,肉棒在她的阴户中也随着摩擦着……

  姑侄俩坐着摩擦了好一会儿,陈阳又将陈佳慢慢放倒在床上,抽出肉棒,一根满是淫水白皙透亮的肉棒就展现出来。

  张玉萍微微惊住了,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儿子的肉棒,没想到居然这么长,这么粗,居然和胡强勇的父亲胡长青的大黑屌有得一拼,只是和胡长不一样的是,儿子肉棒无比白皙,看起来更加诱人,看到这里,张玉萍更加的兴奋,插在下面阴户里面的手指动的也更快了起来,居然淫荡的伸出舌头对着陈阳的肉棒方向舔了舔,她现在无比的渴望能够吃到儿子那根白肉棒。

  此时的陈阳跪立在陈佳的胯下,扒开陈佳的阴唇,陈佳那黑漆漆的阴毛里露出一张棕黑且有些微微发皱的阴唇顿时展现了出来,同时也暴露出里面湿漉漉的鲜红嫩肉,和张玉萍相比,成色上,陈佳的阴道比不上张玉萍的,但在陈阳的眼中却是无比爱惜。

  陈阳提着白肉棒准备要插进陈佳的阴户里时,陈佳突然爬起身,一手握着陈阳的白肉棒,张开嘴巴一口含了进去,用嘴巴将陈阳的白肉棒吞含了一番后,又乖乖的躺在陈阳的面前,自己用手扒开自己的阴唇,扭动着腰间,发着浪的说:「快进来,插我,姑妈要阳阳的大肉棒。」

  陈阳点了点头,身子往前用力一挺,硕大的肉棒就滋的一声,插进了陈佳的阴道深处。

  张玉萍此时下面小穴分泌的淫水越来越多,她的整只手都蘸满了蜜汁,张玉萍是属于那种水十分多的女人,嘴里不停的发出细微的呻吟声,用另外一手捂着嘴巴,怕她控制不住发出的声音被他们两人听见。

  张玉萍是淫荡的,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陈佳居然也如此淫荡,不过她也来不及细想,眼前自己儿子正大力的挺动着屁股扭动着腰部使劲的抽插着,此时的她心中十分羡慕陈佳。

  「姑妈,我要射了……」陈阳正挺动着屁股抽插着,突然对陈佳说。

  「别,别射,我还要,再多插一会,我快来了……啊……啊……」陈佳呻吟着说。

  「不行了,姑妈,我忍不住了……」陈佳还是努力的想多忍一会,但还是不行,就急忙对他的姑妈说。

  陈佳听到陈阳要射的消息,双手抱得陈阳的腰部更紧了,自己的下面摇晃的也更厉害了,此时的他们在做同样的一件事,就是最后的冲刺。

  站在门偷窥的张玉萍手指的力量也增加了,速度更是快的让她不停的喘气,张玉萍两腿渐渐有些无力,她将手指插的更深了,她也快要高潮了。

  随着陈阳与陈佳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快,先是陈佳的一声大叫:「啊……到了……到了……啊……丢了……天哪……太舒服了……」只见陈佳边兴奋的喊叫着,浑身边颤抖着,居然达到了高潮……

  陈阳一见,再猛烈的抽插了几下后,也发出一阵粗重的喘气声:「姑,妈我要射了,射了……啊……好舒服……」说罢,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
  陈阳在最后一瞬间拔出了肉棒,本想射到陈佳的嘴上,却没想刚一拔出,就再也忍不住的从龟头中喷出一股乳白的液体,喷在陈佳的阴部上,乳白色的精液把陈佳乌黑的阴毛上与整个阴部弄得一塌胡涂。

  张玉萍这边也达到了最后阶段,除了抽插阴户的手指速度和力量大大提升外,抓着自己乳房的手也用力的搓揉着乳房,终于,一股强烈的发射感觉袭来,张玉萍只觉得手指被一股大量的液体喷射着,整个人无力的趴在了墙壁上,也达到高潮。

  「姑妈,你还好吗?」陈阳射出精液后,与陈佳两人裸体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

  「恩……姑妈差点被你搞死了,没想到你这么厉害。」陈佳闭着双眼,发出柔弱的声音说道。

  「嘿嘿,过年的时候你不就尝试过我的厉害了么?」陈阳骄傲的说道。
  「过年?」虽然张玉萍此时处在高潮后的余味期,但是这两个闪亮的字眼却还是没有逃脱她的耳朵。

  「过年的时候阳阳第一次就是给了姑姑,姑姑很是开心。」陈佳抱着陈阳在他的俊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娇声的对他说。

  「过年时候第一次?」这一消息又一次让张玉萍无比震惊,自己的儿子居然跟自己的小姨子两人乱伦居然长达半年之久?而且儿子阳阳的第一次还是给了陈佳!

  「嘻嘻,能够让姑姑开心,我也开心。」陈阳一听,也在陈佳那娴熟白皙的脸蛋上亲一口,然后笑嘻嘻的对她说。

  「你说要是你妈妈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会怎么样?」陈佳突然问陈阳。
  陈阳一愣,脸上本来兴奋的表情突然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紧张的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妈妈……我……」

  「怎么了?阳阳,我也就随便说说,放心吧,姑姑会保密的,不会跟你妈妈讲啦!咯咯……」陈佳见陈阳显露出紧张的表情,说着就娇笑着起来。

  「谢谢姑姑。」陈阳一听,英俊的脸上一下子就露出高兴的笑容对陈佳说。
  「阳阳,咱们一起去洗鸳鸯浴怎么样?」陈佳突然娴熟白脸上浮显妩媚动人的表情问陈佳。

  张玉萍一听二人要洗澡,赶紧站了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轻轻的退出房间,向门外走去。

  「好呀……」陈阳一听瞬时高欣喜的说。

  因为自己无意的到来,没想到撞到了一个如此之大的儿子的秘密,不知为何,张玉萍有些后悔,心里一股强烈的酸意袭来,脑袋里满是刚刚儿子陈阳抓着小姨子陈佳的大奶子猛插她小穴的画面。

  见他们要去卫生间洗鸳鸯浴了,张玉萍就放下了胸罩与上衣,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门口,因为在这种场合,张玉萍不想突然闯进去,免得都会弄得很尴尬……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